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以案释法

政府信息公开的主体甄别与处理——朱某不服J市财政局政府信息公开答复

发布时间:2018-06-13 11:48 浏览次数:

  案情简介

  申请人:朱某

  被申请人:J市财政局

  2014年10月20日,朱某向J市财政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内容为:《J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2005年度)与《Z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2005年度)2本收据中11张已开具收据的相关信息。J市财政局于同年11月3日作出并送达了《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称:朱某申请公开的信息不属于J市财政局负责公开范围,建议朱某向A镇农经部门或W区农经部门咨询。

  朱某不满答复,于同月24日向Z省财政厅申请行政复议。朱某认为:1、《J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上盖有“J市财政局监制”章,因此J市财政局有义务公开相关信息;2、《J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上盖的“J市财政局监制”圆形章与《J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实行统一收据管理的通知》中规定的正方形监制章不符,涉嫌伪造票据、伪造印章、虚假发票、旧版票据超期使用等违法犯罪行为;3、J市财政局未履行监管稽查义务,构成违法。J市财政局认为:1、根据省市有关规定,朱某所申请公开信息的使用、结报、核查、备案、核销、保管工作,非J市财政局职责,而是其他部门。因此,其记录及保存也并非J市财政局职责,不应由J市财政局进行公开。2、朱某未向J市财政局提出过任何稽查申请,同时J市财政局是否履行监管、稽查职责和朱某无利害关系,因此不符合行政不作为的复议条件,也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复议机关Z省财政厅审理后认为:朱某所申请公开的信息,相关票据虽由J市财政局监制,但有关使用、结报、核查、备案、核销、保管工作均由当地农经部门负责。申请人朱某所要求公开的信息属于票据制作完成后的有关使用、保管等信息,并非由被申请人J市财政局制作或保存,J市财政局不是该信息制作或保管机关。J市财政局对不能提供信息的原因和依据等均已在《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中告知申请人。被申请人J市财政局答复形式、程序符合法律规定。2015年1月16日Z省财政厅作出维持的复议决定。

  朱某继而向当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审理后于2015年5月22日以朱某的户籍属于城镇户口,且未提交其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与其有利害关系的充分证据,属于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作出驳回起诉的裁定。朱某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6月30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朱某于2017年1月12日又向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高级人民法院2017年6月22日以同样的理由驳回了朱某的再审申请。

 

  案件焦点

  1、盖有“J市财政局监制”章的《J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的相关信息是否应由J市财政局公开;

  2、J市财政局是否履行了监管稽查义务,未履行监管稽查义务是否构成违法。

  

   法理分析

  1、政府信息公开的主体甄别与不同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七条明确规定:“行政机关制作的政府信息,由制作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行政机关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的政府信息,由保存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在本案中,J市财政局既不是制作机关,也不是保存机关,因此无公开义务。同时,对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应当根据不同情况分别答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三)项和《浙江省政府信息公开暂行办法》第二十条第(六)项规定:“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不属于本单位公开范围的,告知申请人;能够确定该信息公开机关的,告知有关机构名称和联系方式。”本案中,J市财政局不能完全确定朱某所申请信息的公开机关,因此建议朱某向A镇农经部门或W区农经部门咨询,但未告知联系方式。

  假设J市财政局是该信息的保存机关,有公开义务,那么,对于朱某的公开申请,J市财政局能否依申请公开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三条规定:“除本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行政机关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也就是说行政机关对于申请人申请公开与“三需要”无关的政府信息,可以不予提供。浙江省高院明确:“该条是指‘特殊需要’而不是 ‘一般需要’,有其特别的含意指向,仍然强调与当事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是‘特殊需要’而不仅仅是‘知情权’便可,不提供便可能侵犯其生产、生活、科研权益的实现。”本案中,朱某在其申请书中的用途描述为“且与朱某家自身生产、生活、生计、科研等特殊需要的直接利害关系”。因此,J市财政局应视朱某是否能提供相应的证据和依据证明其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足以影响其生产、生活或科研需要,来认定其申请公开的信息对其的生产、生活、科研等是否产生实际影响,从而作出不同的处理。

  2、复议诉讼的主体评判。《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有权提起行政复议。可见现行的行政复议法保护的是具体行政行为中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并非是无关公民对行政机关履职评判的程序,也就是说只有与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才能成为适格的主体。本案中,朱某和J市财政是否履行监管、稽查职责无利害关系,未能证明其实质权利受到损失,也未向J市财政局提出过举报、投诉等申请行为,因此其可行使公民监督权利,但不能成为J市财政局是否履行监管、稽查职责的复议主体。

 

  案件启示

  1、端正态度,重视程序。行政行为在程序上的公正合理与否,直接影响到行政行为的成立和结果能否有效。也就是说,一旦在程序上有未做到位的情况,则存在很大的败诉风险,并且这种不到位在事后是很难补救的。在本案中,J市财政局工作人员严格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程序、时限办事,当事人找不到程序漏洞。

  2、重视申请人主体资格的审查。政府信息公开包括主动公开和依申请公开。依申请公开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因此,对申请人主体资格的审查(是否符合“三需要”原则)是信息公开工作的第一道关口,必须把握准确。在本案中,两本收据的交款单位和收款单位都不是朱某,也与朱某无关。朱某申请时是市区城镇居民,不是收款单位——**村的,与所申请公开项目信息并无利害关系,因此申请主体不适格。

  3、信息公开工作中要克服“推”的思想。因担心答复错误或者被申请人抓住把柄,信息公开工作人员往往下意识地能不公开就不公开,这种做法是不妥当的。在本案中,虽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的使用、结报、核查、备案、核销、保管工作不在J市财政局,不是信息公开的法定主体,但作为监制部门,J市财政局留存部分信息的(如《J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与《Z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2本收据的存根联信息等)。在本案中,如朱某能证明其符合“三需要”原则,是适格的公开申请人,那么J市财政局应适当公开留存的信息,并与朱某做好沟通,告知其正确的申请部门,尽量取得其理解,相信对朱某来说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4、财政部门对财政票据有监督检查的职责,建议有关处室严格票据的管理、使用,加大监督检查的力度。同时对历年的票据样本进行整理保存,防患于未然。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